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看戏
□赵艳华
发布日期:2024-04-02 06:23
来源:阳泉晚报

  二舅的葬礼上,酷爱晋剧的小姨为生前同样酷爱晋剧的二舅唱了一段晋剧《出水清莲》选段——《祭桩》,以此送别亲人最后一程。旋律婉转圆润,唱词颇为应景,小姨唱得情真意切,悲怆凄美,令前来参加二舅葬礼的亲朋好友唏嘘不已,潸然泪下,她自己也几度哽咽,涕泪纵横。手足情深,天人永隔,一时间离愁别绪随着那唱腔萦绕在所有人的心里。

  本来不太懂戏的我,因为这份感动,也因为戏曲的这种强大的感染力,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从手机上搜索了不同版本的《出水清莲》以及一些晋剧名家名段来欣赏。数日沉迷,欲罢不能,我隐约感觉到,看戏要成为我新的爱好了。

  以前我也是看戏的,但关于看戏的记忆,大部分停留于跟着外祖母生活在乡下的童年时期。

  村里的庙会在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前后四五天是辛勤劳作的村人们难得的休闲娱乐时间。节前一两天戏班子就来了,大箱小箱拉了一卡车,就在礼堂的戏台上紧锣密鼓布置起来。

  起戏了,看了张贴在礼堂外墙上的海报,人们奔走相告。看戏就像平常日子里突然降临的重大任务一样,在各家各户郑重地排上日程。

  正庙这一天是三开厢,由于安排三餐的缘故,上午的戏外祖母就不去看了,下午和晚上的戏则无论如何都不能耽搁。

  吃饭后收拾停当,村人们从各自家里走出来,兴致勃勃地搬着椅子、板凳、马扎赶赴礼堂,急切的脚步声像雨点一样落在通往礼堂的每条街道上。晚上看戏的人都要打着手电筒,我一只手被外祖母紧紧地挽在臂弯里,另一只手不停变换着手电筒的光圈大小。从人们手电筒里发出的光,摇摇晃晃地移动在村街上,有时也移动在街边的树干上、石头上,临街敞着大门的院落里,像一支步伐不整齐却方向一致的队伍,明明灭灭地向礼堂开拔。

  整个村子都寂静了,只有礼堂里热闹喧天,密密麻麻高高低低坐满了人,也站满了人,连窗台上都站着大人们放上去的小孩。漫长的等待和冒戏过后,正戏终于开唱了。跟在外祖母身边的我,一开始还兴奋地四处张望着,继而也像外祖母一样,全神贯注地开始看戏。

  戏台上鼓乐锣镲咚咚锵锵,大幕徐徐拉开,外祖母不厌其烦地念叨着,佘太君出来了,穆桂英出来了,大花脸出来了,三花脸出来了,黑脸那是清官包文正,白脸那是奸臣潘仁美,雉鸡翎竖起来了,拿鞭的赶着千军万马走了,这个小生模样真俊,肯定是个女娃娃……像是讲给我听,又像是深深沉浸戏中。我眼花缭乱似懂非懂地看着,终于还是在青衣咿咿呀呀悠长而婉转的唱腔里,倒在外祖母的怀中,沉沉睡去了。醒来时,正赶上锣鼓齐鸣,演员齐整亮相,台上皆大欢喜,圆满收场。

  此时,一轮满月正挂在中天,意犹未尽的村人们搬着座椅,拉扯着孩子,挨挨挤挤出了礼堂,在那深夜满月的光里各回各家。路上感叹着剧情的悲喜,评论着演员的唱功、剧团的行头,一路说笑,一路告别,渐次消失在微凉的夜色里。

  村里每年唱的几乎都是晋剧老戏,《芦花》《教子》《打金枝》《见皇姑》《三关点帅》《杨门女将》《金沙滩》……人们早已耳熟能详,到唱戏的时候还是乐此不疲地去看,因为剧团不一样了,演员不一样了,人们还要与往年的演出对照,似乎都很专业地点评点评。后来剧团带来了新戏,《哑女告状》《五女拜寿》《姐妹皇后》《蝴蝶杯》……剧情更加跌宕起伏,摄人心弦。看戏的人于是像地里收获了新的物种一般,带着更多的期待与热情去看戏。

  除了看戏,还要去看演员。旧时称唱戏的演员为戏子,总有轻视之意。其实在民间,大多百姓更能共情他们谋生之苦,反而非常敬重。村里将演员们安排在正放着暑假的学校教室,食宿干净利落,不乏好奇的孩童来观望他们的妆容服饰,也有爱热闹的村民来与他们说话聊天,仿佛能在此发现一个新奇的世界。

  孩童懵懂,看戏就是看个热闹,很简单地区分好人坏人与黑白美丑,更多的时间还是穿梭在大人们的座位之间追逐嬉戏或者打闹啼哭,再或者去光顾那些卖货的小摊,一根冰糕、一个发卡、几粒玻璃球、几颗糖豆就很满足。

  童年里看戏的时光是五光十色的彩色记忆,是故土之上永不消失的符号,是年龄越大越念念不忘的乡愁,每每回望,温柔又闪光。

  后来在外祖母身边的时间越来越短了,短到几乎没有了。戏也就不看了。

  再看戏时,已为人妻、为人母,也已初识世间百态,初尝人间冷暖。才知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记忆中出现了父亲的歌声,以前的经典歌曲以及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他几乎都会唱。但他开心时,却又总是在唱戏。“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提篮小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那时候我就知道了京剧现代戏和革命样板戏,以至于一段一段我也都会唱了。

  有一年秋天我下岗了,失业在家,迷茫烦乱。无意中在戏曲频道看到了在父亲那里听来的京剧样板戏,熟悉的旋律触人心弦。频道连续播出了《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等京剧现代戏,由于当时拥有好多空闲时间,京剧念白好懂,唱腔也韵味优雅,我竟然一场不落地看起这些京剧来。李玉和、李铁梅、阿庆嫂、杨子荣、刁德一等等一系列形象鲜明、栩栩如生的角色,也像失散多年的老友一样,从电视屏幕中走出来,与我相认。

  于是锁定了戏曲频道,一发不可收拾地看起戏来。饶有兴趣地看昆曲《游园惊梦》、京剧《苏三起解》、晋剧《三娘教子》、黄梅戏《女驸马》等折子戏,各种唱腔、扮相、服装道具璀璨夺目,徜徉梨园,目不暇接;也很沉浸地看张火丁的京剧整本戏《锁麟囊》,跟随剧情的起承转合、一波三折,既有仗义相助,亦有知恩图报,令人感叹戏如人生、悲欣交集;还惊叹于《三岔口》一出戏,没有多余背景,没有一句唱词,两个武生在灯火通明的舞台上,只通过表情和动作,围着一张桌子,演出了一场在漆黑中打斗的惊险场面,真令人叫绝;更有《失子惊风》里那青衣变化多样、行云流水的水袖与台步,把一位母亲丢失孩子之后四处奔走寻找的癫狂形态表现得淋漓尽致,细腻传神的表演使人忍不住流下泪来。?

  “好景不长”。朋友帮忙为我找到新的工作,这自得其乐悠然看戏的“好光景”戛然而止了。虽然短暂,令人难忘,因为那段时间,是戏曲填补了我的空虚寂寞,抚慰了我的焦躁不安,给了我一种轻缓悠长而又笃实坚定的力量。

  台上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神魔鬼魅,人生何尝不是死生契阔、岁岁年年,走不出的命运轮转。看戏看的是历史典故、民间传奇,也是人情世事、百态人生。人世间爱恨离别、是非曲直、善恶果报、天道轮回等一系列的朴素情感与精神意念,都在五彩缤纷的戏台上,在幕布的一开一合间,在演员的唱念做打中,在锣鼓时疾时徐的变化中,在观众的屏息凝神里,得到潜移默化毋庸置疑的传承。

  如今步入视频时代,一部手机在手,想看什么随心所欲。足不出户,全国各地的直播随意切换。从早春二月开始,农村的庙会接踵而至,各种送戏下乡的活动也都启动了。而即将退休的我,那一颗看戏的心也就又热起来了。戏曲艺术博大精深,古老韵味悠长隽永,我不是戏迷,更不是票友,我只愿将看戏作为一种爱好,感受艺术魅力,充实精神生活,丰盈平凡人生。


(编辑:王宁 韩璐 责任编辑:白洁)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