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我端坐在诗歌里 想念父亲(外一首)
□泓 泉
发布日期:2024-04-02 06:22
来源:阳泉晚报

  唐朝的雨一直弥漫在我的心头

  每一次吟哦都激荡在杏花村的小巷深处

  石缝中蹦出的忧伤

  将一次次鸟鸣化成青绿

  雨水披一件青衣,草木挂一袭裙裳

  成为清明节一个闪亮的文本

  我是不是把思念留在了唐诗里

  深深的韵脚匍匐着生命的根

  父亲流下的泪,不为自己缠绵

  却滂沱成我的诗海

  我执着地认定,诗中的文字在悲怆

  在清脆。仿佛是云中落下的鸟鸣

  我与一首首诗激起心灵的涟漪

  是与父亲的一次次相遇

  从原野的这一端到那一端

  锄头与耕地的浅唱,田埂优美的五线谱

  还有从泥土中蹦出的真切的诗句

  是父亲用汗水弹出的绝唱

  我与清明达成协议,彼此交换了

  感动。父亲坟头的草木枕着无边的安宁

  陪他安静地睡了十几年

  偶有几朵杏花醒着,像一盏灯

  将孤独和富有同时举在手中

  被清明装订成一本白色的诗集

  清明,我端坐在诗歌里想念父亲

  我与父亲的距离,就是盖在坟上的那床黄被

  我与父亲的距离就是坟前的那缕青烟

  朵朵小花摇着旗,扯着嗓

  长呼短唤里一直没有父亲的回应

  原来,父亲一直住在我的诗歌里

  四月的雨滴

  还来不及打开春天所有的光阴,时间已将

  我带到清明节。风儿袖着手,絮絮叨叨

  雨滴趴在地上,像松鼠在练瑜伽

  父亲的身影已从岁月中走出

  一些词语丢失在时光里,他的叮咛

  一层层被包裹在油菜花的花蕊里

  我用旧棉布擦拭四月起雾的镜片

  一棵杏树站在父亲的头顶

  几丛青绿躺在父亲的脚下

  阳光逃遁,那细雨分明是雪花滚烫的泪滴

  我在坟前的拐角处遇见弗罗斯特

  他告诉我,诗歌的边缘有来自父亲的庇护

  语言隔着南川河

  逆流而上,抵达七岭山诸神的味蕾

  老唱片失声,南川河不再低语

  雨水的滴答刺痛了我的耳膜

  那晚,我在七岭山的北麓

  听见来自星空的雷声

  我知道,四月的雨滴声中

  父亲一走便再无归日

  他带走了燕子的呢喃、麦田和炊烟

  独独留下的只有一个口风琴

  现在,它不仅仅是一个物件

  还是收纳记忆风暴的河流和留声机

  清明的雨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丝丝缕缕

  只能接住一两句问候

  梧桐树含着泪,老榆树含着泪

  执念的哀痛,高于那块石碑

  那是一本无字书,镌刻着父亲走过的山水


(编辑:王宁 韩璐 责任编辑:白洁)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